流浪的芙蕾雅北欧神

点击: 1作者:

侏儒答应了,

她向侏儒要求这条项链!

弗雷被任命为妖精之乡的领主,但是他的妹妹。美之女神芙蕾雅仍然住在诸神国度,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妖精国,她住的宫堡名叫弗尔克范格。其中有一座华丽的大厅色斯灵尼尔,芙蕾雅常在这里宴工作,四个侏儒不禁都皱起眉头。她看清楚了侏儒们正在制作的原来是一条耀眼的宝玉项链,芙蕾雅心中如喷泉般涌起对这美丽项链的渴望,只是提出一个条件美丽的女神必须陪他们度过四个夜晚来温暖他们。

"女神心惊地看着四张丑恶的脸不怀好意地望着她!

侏儒们就欢喜地簇拥着芙蕾雅到深处的岩洞,

女神向侏儒要求已属于她的项链!

"什么?女神踌躇着。可是心中的欲望却冲昏了芙蕾雅的理智,她默然地点点头,"得到承诺后,四个夜晚过去了,摇曳的火光照在岩洞大厅上,履行你们的诺言吧!侏儒们一齐站起来,脸上露出猥亵的神色,把项链递给芙蕾雅,他们高声大笑,整个洞窟都是嗡嗡的。

笑声直冲向高而圆的屋顶又弹回来。

伸出手。

芙蕾雅微偏着头;细长的手指紧抓住项链;像被可怕的笑声赶出来一般。然后转过身,从长长的甬路往上爬,拼命跑着,绿草如茵的山麓,终于到了阳光。

以博取赞美。

但奥都尔不在里面;

她在草地上坐下:把项链套在白嫩细长的脖子上,春天湖水中映照出芙蕾雅怯怯的身影;高兴地回到诸神国度,她勉强抑制了激动的心情;芙蕾雅快步跑上大理石阶,因为她迫不急待想让奥都尔看她的项链,提着绊脚的曳地长裙。芙蕾雅跑进丈夫的房间。每一间房子。每一个角落都找。

但到处都没有奥都尔;可怜的芙蕾雅快要发疯了!没有着落,心悬在半空中,她眼中满溢悲哀!注视每一人的脸;在大厅中来回。

奥都尔并不在里面。

经过色斯灵尼尔,

她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唯一的脸。她发觉到无可取代的丈夫不见了。芙蕾雅的热泪点点滴滴落在项链的宝玉上。她倒在门口饮泣。诸神国度的女神们。一个个都停下脚步,但没有一个人能使芙蕾雅的心重新。

悲哀而又心乱如麻的芙蕾雅。

好不容易站起身来。

费尽言辞安慰她,诸神之母弗丽嘉来了。母神俯身对芙蕾雅说了一席话。并不很明白弗丽嘉的意思,但每一句温柔,抚慰加上责备的话都深深印入她心中。芙蕾雅立下悲哀的决心!诸神之父;走到大神奥丁的。

请听我的恳请,不要把脸转开,诸神国度的每一条街道:弗尔克范格的每一个房间,我全找遍了,还是找不到奥都尔;奥丁呀!请让我出去找我的丈夫。我要走遍大地,海洋和巨人国去寻找我亲爱。

温柔地说:

她带着泪痕斑斑的脸站起身来,

奥丁怜惜地点点头!伸出告别的手,芙蕾雅,祝你好运!举起一只手伸向空中。召来了由两只白猫拖曳的金车。坐上用纯红彩绢做成的美丽座椅。黄金车无声无息地飞上挂着夕月的高空;红霞辉映的黄金屋脊。渐渐远去,芙蕾雅不停地挥手告别,她踏上寂寞的旅途。去寻找行踪不明的。

关键词标签:

上一篇:我也没有打招呼

下一篇:他今天做事

  • 猜你喜欢
  • 24小时热文